在大四的那一年秋天,我終於與相戀了三年的女友分手。我覺得我還很愛她,可是她卻和一個研究生準備一起出國,去海的另一邊尋找幸福。

 

那是個金色美麗的秋天,在漫天黃葉中我只有一個人暗自神傷。

 

 

後來,就在那個秋天,我認識了小軍,小強和小剛。和他們一起組成了這個“處女膜破壞小組”。

他們三個都已經離開了學校。小強和小剛已經上了幾年班,早就沖到了勞動生第一線。小軍中專畢業,不知不覺在黑道上混了許多年。

 

 

認識他們時,我還在純潔的失戀痛苦中掙扎著,在一間昏暗的小酒吧,用我身上的最後幾元錢買醉。

 

他們三個與我一樣,也剛剛被女友甩掉或者剛剛甩掉女友,心情都不好。

 

於是我們在肚子裏裝滿酒精之後,糊裏糊塗地認識了。

組成這個“處女膜破壞小組”最初是我們的一個玩笑。我們出於失戀的苦大愁深,發誓要強暴一個個處女,用她們最珍貴的血液,祭奠我們都已逝去的純潔感情。

 

我們的口號是:對待天下的處女,要玩弄她們的肉體,摧毀她們的精神,踐踏她們的人格,折磨她們的靈魂。

 

這個玩笑最後變成了現實。小剛他們很認真地組織著我們每個周末的活動。每個人都很執著,以破壞處女膜作己任,堅定的破壞著一個又一個的處女膜。

 

那時候,我還是個處男。我對性的體驗僅僅停留在和女友的熱吻上。

 

但是,認識他們三個之後,我在性方面的進步簡直稱的上一日千里。

 

小強小軍都算是泡妞高手。比起他倆來,小剛更是高手高手高高手。他總能在最短的時間最關鍵的

 

場合泡到最值得他去泡的妞。對小剛來說,亂軍之中取美女內褲,猶如探囊取物。

 

我也還算英俊,雖然趕不上劉德華,起碼扯平了周潤發。所以總有女孩子願意主動靠近我。

 

再加上我不斷地虛心向小剛他們學習,於是很快也就忘掉了我那滿臉雀斑的大學女友。

 

每個周末的月黑風高之夜,就是我們處女膜破壞小組的行動之時。

 

 

其實我們並不強暴,也不輪姦。我們只是很認真的互相尋找和介紹女孩認識,然後想方設法去驗證她們是處女,最後和她們上床。

 

我們每次用處女們的貞操之血,把衛生紙浸紅。再用它們做成一朵朵小紙花。

 

這種小紙花我們在上幼稚園時就會做。

 

只不過兒時的小紙花純潔的像孩子天真的笑臉,現在的小紙花卻昭示著處女們貞操的墮落。

 

 

我所做的第一朵小紙花,是一位漂亮的小學女老師用貞操之血染紅的。她實在是一個很漂亮的姑娘,剛剛從師專畢業分配到一所小學教英文。

 

 

小剛把她介紹給我,並低聲耳語對我說:“這女孩純著哪。我還沒動,保證是處女。”

 

 

跟她認識了沒兩天,我們就在她的宿舍上了床。那是我的第一次,也是她的第一次。當我進入她的身體時,她緊皺著眉頭發出一陣呻吟。我覺得淫蕩極了,真難以想象她是如何站在課堂上道貌岸然地給學生們講課的。

 

完事後,我坦然的用早準備好的衛生紙蘸她的血。她竟然沒問什,只是羞紅了臉看我。

 

 

做成第一朵小紙花後不久,我就把她甩了。這個女老師雖然漂亮但我並不愛她。

我只是做我的小紙花,我不想跟她終身私守。

 

 

她是第一個,但不是最後一個。從她之後我憑藉不斷積累的經驗,追逐著一個又一個的處女,破壞著一個又一個的處女膜。

 

和小軍小剛小強他們在一起,我的確學得很壞。我們從不自己的行負責,也從不什事而後悔。我們只是虔誠地用女孩子們的鮮血做小紙花,仿佛做這種紙花是一個比性愛比理想還要高貴光榮的事情。

 

 

這個世界很可笑。當我還是處男時,我所聽到的全是世界上處女越來越少這類令人緊張的話語。可是在我成“處女膜破壞小組”成員之後,我發現這個世界上的處女真的還很多,多到我們小組忙得精盡人亡全軍覆沒。

 

 

可笑的是,每個處女都喜歡跟你談論性,談論性倫理。她們雖然沒有性經驗,卻在這些方面有自己獨到的見解。而且似乎每個處女都處在性饑渴之中,隨時願意跟男人上床,從而告別傳統的貞操純潔時代。

 

 

我覺得很奇怪。過去書本裏描寫貞潔的神聖在現實中竟然已變得分文不值了。這算是對人倫的背叛還是道德的發展?

 

我問過小剛:“什是純潔?”

他的回答是:“多做愛,少做夢。”

道理很明白,還能多說什呢?

 

小剛已經做了十四朵小紙花。他每次我們展示這些戰果時,臉上的笑容是純潔的。

 

 

小強也做了十朵小紙花。他的工作比較忙,所以時間精力有限。小軍做的最少,至今才做了三朵。

除了我給他介紹的幾個大學女生,其餘的女孩上床之後總令他失望不已。他什總遇不到處女?

 

小剛分析指出,小軍整天跟那幫坐台小姐混在一起,認識的女孩沒幾個好貨色,他早就失去了分辨

是否是處女的能力了。

 

 

一個冬天下來,我竟然也做了五朵小紙花。每一朵上都紅豔豔地蘸足了鮮血。事實上我共和七個女

 

孩上了床,可其中兩個不是處女。認識她倆是我瞎了狗眼。我花了最久的時間和最大的努力與她們發展關係,可是最後得到滿足的卻是她們。

 

 

冬去春來。我日復一日的應付著學業和虔誠製作著這種貞潔紙花。我覺得自己都開始帶有後現代主義的崇高氣質了。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,什都無謂,甚至包括女孩真情的眼淚。

 

 

回憶起我剛被女友甩掉時的悲傷,我只能齜著嘴從牙縫裏蹦出“傻冒”二字。我想我不會再像以前那傻,我過去的單純無知早就和那些處女膜一起被我毀滅了。

 

剩下的我,只有極富性能力的軀殼和專業的泡妞精神。靈魂純粹死亡了。我以我會就這樣半死不活的過下去,直到衰老,直到死亡。

 

但是,生活總有改變。世界每天都有奇。

 

在大四最後的春天,我奇般地愛上了被我破壞的第六個處女。

 

這個女孩正在上高三。她長得不算太漂亮,但是很清純,每天都秀秀氣氣的,笑容天真拘謹,你一看就知道是個學生,而且還是個處女。

 

認識她是在市圖書館。由於要準備大學的畢業論文,我就坐在閱覽室她的對面用功。當我們同時起頭時,我沖她笑了笑,我們就認識了。

 

她叫蕭婷。我更願意叫她小婷。

 

看的出來,她在學校是個學習不錯而且非常有理想的女孩。我認識她時,她的書包裏還裝著一本

《牛虻》。(ㄇㄥˊ)

她撫摩著《牛虻》的書皮,很認真地告訴我:“這本書描寫的是靈魂的堅強和不屈的理想。”

 

小婷還很單純,充滿著對未來的想望。

而我,除了做小紙花,幾乎沒有什堅強的靈魂和不屈的理想。

所以我不是牛虻,我是流氓。第二天晚上,我就和小婷上了床。

 

 

我也曾經高考過,理想過。因而我清楚地明白像小婷這樣純純的高三女生想聽什,愛聽什麼。那個晚上,我約她到我在校外租的一間小屋裏。

 

月亮很圓,窗外一隻發情的貓在嗷嗷亂叫。

 

我給她講高考的心得體會,講堅持和忍耐,講《鋼鐵是怎樣煉成的》,講存在主義哲學。當我覺得她看我的眼神中帶有一絲仰慕崇拜時,我準確的把握了機會。

 

我不是一個新手。我從到用手指觸摸,讓她難以自製。最後我進入她的身體時,

她緊緊抱住我,發出一聲慘叫。那淒厲的叫聲在寧靜的夜空中久久回蕩。

 

那個夜晚我非常興奮。小婷的鮮血染紅了很大一張衛生紙。我決心要用它做一朵大大的花朵。

 

 

小婷依在我懷中,輕輕撫摩著我的臂膀。她的眼神仿佛依舊純潔,就像九寨溝的海子,寧靜安詳。

但是我知道,她已經不再是處女,她被我糟蹋了。

 

於是,我摟著她興致勃勃給她講我們的處女膜破壞小組,給她講我們做的小紙花,給她講我們的口號,講我那幾朵紙花。

 

小婷一句話也不說的聽著,她的臉色很蒼白。因她突然明白,她被玩弄了。

 

我永遠記得那一刻。小婷憤怒地起身穿衣服。她的動作非常好看,翩翩冉冉,像在舞蹈。

 

好象下身還很疼痛,她穿好衣服後用手捂著小腹,彎腰站了一會兒。我看到她的肩膀在抖動。她一定是在哭。

 

臨出門前,小婷咬牙切齒對我說:“你把我毀了,你是禽獸!”她的表情在燈光下像一隻野獸,眼睛中放射著仇恨的怒火,可臉上卻滿是淚水。

 

她是喜歡我的。她一哭我就明白了。

於是,我笑出聲來。在笑聲中她走了,頭也不回的走進茫茫夜色之中。

 

 

那天晚上用小婷染紅的紙,我認真地紮成了一朵最精致的紙花。這朵紙花是我所做過的最好的,美麗均勻,近乎完美。

 

紮完後,我的眼淚就從臉上滾落下來。不是懊悔也不是悲哀。只是想哭,莫名其妙地想哭。哭泣是

不需要理由的。

小婷一哭,證明她是喜歡我的。我一哭,我想我也喜歡上了小婷。

 

過了幾天我去找小婷。這是第一次我回頭去找我所破壞掉的處女。在她的中學門口,我看到神色黯

 

然的她,一個人背著書包,低頭從學校走出來。兩條修長美麗的腿,在運動褲的包裝下,感到格外誘人。

她一看到我就哭了。

我對她說:“我把你毀了,所以我要負責妳一生一世。”

小婷一定非常感動。她的眼淚弄濕了我的衣襟。

 

晚上她沒有回家,和我一起回到了我的小屋。我們在床上像蛇一樣纏在一起。

小婷說:“你對我真好。”她的話讓我很奇怪。我跟她做愛只是了滿足我爆發的欲望。我並不想對她多好。甚至下午說要負責她一生一世的話,我也沒當真。她又什會覺得我對她好呢?

 

我喜歡小婷也許是因她有人格,而我沒有;又也許我喜歡小婷是因她有理想而我的理想早沒了。這種喜歡就像因你沒錢從而喜歡上一個有錢人一樣,我以是卑鄙的。

但小婷不這想。她願意用她不多的零花錢給我買好吃的甜米餅,願意每天放學後盡可能多的呆在我這裏。她說她喜歡看著我,說我有時壞壞的很像楊過。她希望自己是小龍女,這樣我們之間就會有天長地久的愛情。

 

我還不想從處女膜破壞小組退出。但有小婷跟著總是不太方便。好在那段時間我在忙畢業的事,所以沒有什尷尬的情況。

 

寫大學的畢業論文就像拉屎一樣容易,我一蹲就是一大堆。拉完畢業論文,在六月份,我就光榮的畢了業。

有個親戚在熱忱地幫我聯繫工作,而我自己卻無事可做。

 

這時小剛來找我,告訴我他找到三個前衛少女,保證個個是處女。他約了小軍,我們三個將在我租的小屋裏上演三駕齊驅的好戲。驅的自然不是馬車,而是老漢推車。

這三個女孩果然前衛而叛逆。她們很願意在這個雙月雙號星期雙來告別自己的處女生涯。

於是我那張不大的床上,三駕推車在性的原野上馳騁奔騰。

 

果真全是處女。三處鮮紅的血讓我覺得亢奮不已。我身下的女孩除了乳房豐滿之外,號叫也格外誘人。

 

身旁小軍的粗野讓她身下的那個女孩有些吃不消。小剛邊忙自己的邊教訓小軍:“慢點,注意節奏。”說得就像是在跳交誼舞。

就在我們六人高潮起時,房門被推開,小婷走了進來。她手裏還提著我最愛吃的甜米餅。

 

看到我們六個人赤身裸體,保持著令人興奮的姿勢,她被眼前的一切驚的目瞪口呆。如果說她以前

骨子裏還很純潔的話,那看到這一切,她的靈魂就算是被玷汙了。

 

 

所有人都看著我,等待著我在這種尷尬的氣氛中找到一個解決辦法。我只好責怪小軍:“你最後進

來也不知道把門反鎖上。”

小軍撓著頭皮嘿嘿直笑。在不黑社會打架的日子裏,他的笑容還挺可愛。

小婷握著拳頭質問我:“你說過你會我負責一生一世的,你。。。。。。”她自己也不知該說什麼好。

那時我的手還放在一個乳房上。我摸著這個乳房,用學生式的口吻告訴小婷:“你無權干涉我的私生活。

 

我不愛你了,你趕快滾蛋吧。”

聽到這話,小婷的眼淚嘩嘩地流了下來。

我又禮貌地說:“出去時記得把門鎖上。”說完,就接著做我的愛。

 

小婷是怎哭著飛奔出去的我已不記得了。最後和這三個女孩道別時她們也沒提這件事。她們的貞操剛剛失去,我想她們一定都有點後悔。

 

臨走時小軍對我說:“你太沒人性了。”他的口氣中充滿著敬佩之情。能讓一個黑社會佩服,我感到非常得意。

 

 

我也知道小婷是不會再來找我的,我們之間完蛋了。好在我又用今天一個女孩的貞操之血,做了一

朵小紙花。已經七朵了。七個仙女在我的破壞下,最重要的一層薄膜都隨風而去。怎說也算是一種成就感。

 

在成就感的滿足中,我還是覺得空虛。

 

這種空虛像夜晚茫茫的夜空吞噬著我的心靈。我今天傷害了小婷,用玷汙她肉體的方式再次毀滅了

 

她的心靈。離她高考僅有一個月時間。我希望她能考個好大學,這樣她也許就不會怨恨我一輩子。

我的願望是善良的。這一刻我以自己算是個好人,我欺騙著自己,從而得到了心理的安寧。

可是後來,我從小婷的同學那裏聽說,小婷的高考失敗了。那天大約是小婷高考後的一個月左右,我難以抑制地想知道小婷考到了哪座城市,於是不自覺地走到了她們學校高考的榜單前。

 

那是夕陽夕照的傍晚,小婷的中學裏飄散著桂花的香氣。這種氣息我曾經在小婷身上聞到過,所以感到特別親切。

 

榜單前一個女生對我說,小婷的高考失敗了。這是個大辮子的女孩,長著漂亮的黑眼睛。她又意味悠長的告訴我,小婷在高考前就崩潰了。她的精神在高考前似乎受到了什猛烈的打擊。在前幾門沒有考好之後,最後的兩門考試她都沒有參加。她放棄了。

 

這個大辮子的女孩又告訴我,小婷本來是他們班的前三名,老師們都對她寄予厚望,覺得她本應該考上名牌重點大學。。。。。。

我聽著這些話,突然想起小婷曾經對我說:你把我毀了,你是禽獸。

我不覺得我做錯了什麼,我只是覺得自己很可恥。

 

出於自卑的心理壓力,我努力地討好著這個大辮子女孩。我不斷地逗得她爽朗發笑,最後和我一起,在我租的那間小屋裏上床做愛。

 

這個大辮子女孩不是處女,她說她和她男朋友曾經在高二時試著做過。

 

我根本不在乎她是不是處女。最重要的是她是小婷的同學。所以我用力的幹她,讓她發出痛快的號叫。我在這種叫聲中尋找著靈魂的精華和罪惡。

 

 

我一直和這個大辮子女孩保持著聯繫。因通過她,我能夠知道小婷在哪里,小婷在做什。大辮子考取的是我剛畢業的那所大學。一開學她就把辮子剪成不到一指長的短髮,人也就變得說不出的醜陋。

她晃著一頭短髮,歪鼻子斜眼的告訴我,小婷在一所很一般的補習學校補習。

我沒有勇氣去找小婷,因我覺得看見她後我可能會內疚。我還是喜歡她的。每當我和一些其他的女孩子上床時,我就會想起她,想起她第一次做愛時發出的慘叫。

 

這段日子我找到了一個機關工作。上班時間除了掃地提水巴結科長之外,就是大量閱讀報紙書籍。

自然周末也少不了參加處女膜破壞小組的活動。這種有意義活動的參與結果就是:到我再見到小婷時,我已經做齊了整整二十朵小紙花。

小婷的話還是最鮮豔最精製的。看到這朵花,我就總是想念她。

 

最後,在小婷準備第二次參加高考的兩個月前,我決定要見見她。我的本意是鼓勵鼓勵她,所以我去了她的補習學校。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ndy108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