極地生命奇觀
世界上恐怕再也沒有比南極更遙遠的地方了,
荒蕪人煙的大陸幾乎完全沒有人煙,質樸的美簡直讓人窒息。
但是,人們往往忽略了它的另一面——可能是它最美的地方——南極冰下世界。
在冰冷的藍色燈光下,Norbert Wu將故事、科學和自然美結合到了一起,
用令人震驚的圖片為我們展示了地球另一個迷人的側面……
國際著名攝影師Norbert Wu在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的協助下,
運用冰下攝影的方式為我們展示了一個超乎想像的神奇生物世界。
在海底的極限環境下,平時看起來微不足道的無脊椎動物變得巨大無比,
海星等動物能長到直徑一米以上,水母的觸角能達到30英尺,巨大的蜘蛛蟹能穿過海底的軟珊瑚。
而海洋作業本來就很危險,更不用說是在6英尺厚的冰下工作了。
益求精的態度使得這場科學探險成為了一件藝術品。

冰封的大陸
暴風雪中,小剃刀鯨島仍屹立在Erebus山間。



冰海裂斑 
海洋警衛隊的破冰船行過之後,留下的斑斑裂痕。



梭一樣的泳者
一群帝企鵝在水里穿梭,它們能俯衝到600米的深水,並且待上20分鐘。



舞動的海洋精靈 
缽水母,極地世界最大浮游生物,觸鬚能達到9米,下面象鐘鈴的部分其直徑能超過1米。



冰帶 
極地固冰,其冰帶綿延數里。



海面裂痕 
夏天由於溫度的升高,冰海會裂開一到口,這也正為海洋生物開闢了一條行經的道路。



海星來襲 
紅海星在享用另一個物種海星大餐。


 


極地山景 
潛水員在海底發現了一幅超現實的畫面:海膽在漂石和冰塊之中,象山叢中的紅色花朵。



自由通道 
逆戟鯨疾馳時,就像破冰船一樣會劈開一條道路。
它們必須速度非常快,要不然風就會把已經破開的道路又重新封上。
它們是通過頭頂上發出的McMurdo聲波而尋找食物。


母與子 
威爾德海豹母子在通氣洞附近遊玩。



生命的多樣性 
離通風口較近的冰穴裡,依靠海豹的糞便,生長有大量海洋生物。



別摸我 
深海之中,這類“鋼盔水母”非常龐大。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ndy108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