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一年一度的辯論大賽中,大會訂定 [ 愛人 ] 這個題目成為總決賽的題目。

雪兒,她主張被愛是比較幸福,不管甲方同學辯論的多激烈,她還是認為被愛比較幸福。

雪兒就是在那個時候遇見他~隨風,隨風他是主張愛人比較幸福的主辯,




"

雪兒對他的印象很深刻,那個臉紅脖子粗,主張著愛人比較幸福;

雪兒暗笑"嗤"他一定沒被愛過,如同她,也是沒有愛過人一樣。

比賽結束後,隨風一把拉住雪兒,對雪兒說:「妳還是嘴硬的為被愛比較幸福?」雪兒點頭。

「那麼,讓我們來試試看。」隨風這樣說。

從那次比賽結束後,雪兒接受隨風的提議,試試看,到底愛人與被愛,哪一個比較幸福?

雪兒享受著隨風的愛人方式................


"


下課時,他會等在門口,因為他早已記住她的課表。

雨天時,他會專程為她送來一把傘,怕她淋濕。

約會時,他會讓她在陰涼的地方等著自己去排隊買票。

熬夜時,他會為她帶來宵夜,全是她愛吃的。

他是全心全意的努力愛著她,她則是全心全意的被他愛著,經過....................





"



四個年頭



一年



二年



三年



四年

同事:「雪兒,妳男朋友來了。」

雪兒:「唔,他也該到了。」

今天下班後,我們會去看場電影。

同事:「妳男朋友真可憐。」

雪兒不解的看著。


"


「愛上妳的男人真可憐。」同事說完就離開了。

為什麼?她不懂。看完電影,隨風送雪兒回家,今天的他,沉默的有點怪……

在雪兒臉頰印下一吻,口氣嚴肅的問:「妳有沒有忘了一件事?」

「有嗎?」
雪兒仔細的想想,肯定的說:「沒有。」

隨風今天真的很怪。雪兒與他道再見,要走進大門時,隨風叫住了雪兒:「今天是我生日。」

雪兒轉過頭,奔向他:「對不起,我忘了。」

向來都是他費心記著每個需要慶祝的日子,凡舉認識紀念日、生日等等,

雪兒是不用去費心的。只是,隨風怎麼沒有先告訴她呢?

「沒有關係,妳不用道歉。」

隨風像是在忍住什麼的說:「我只想告訴妳,我輸了。」

雪兒不解問:「什麼?」

"


隨風:「我認輸了,的確是被愛比較幸福的。我們分手吧!」

轟然一響,分手這句話投在雪兒的心上,像炸彈。

隨風:「我累了,四年來,我不斷付出,堅信愛人是幸福的。」

隨風:「妳並不愛我。所以分手吧,我受夠了。」

雪兒怎會不愛他?雪兒是愛他的。

雪兒:「分手就分手吧,是你決定的!」不!這不是她的意思!淚無聲的流...........

「你難道不再相信愛人是幸福的?你說過的。」

隨風:「但是,我錯了。」他困難的說出。

雪兒開始哭出聲音。


"


隨風:「不要哭,不然我會以為妳愛我。」

雪兒是真的愛他。只是她不會愛,她一直習慣被愛的角色,從沒注意過他的需要。

雪兒:「我是真的愛你。」她趕緊出聲,喚住他離去的腳步。

雪兒:「我是真的愛你,只是我不會愛人,如果你願意,可以教教我嗎?」

隨風趕緊摟住雪兒,眼眶酸楚~~「好,我教妳。」

隨風:「對不起,我再也不會說要分手這樣的渾話了。」

他們終於知道,愛人與被愛是不能單一存在的。

能被喜歡的人喜歡,是一種奇蹟,而這種奇蹟,上帝將它命名為---戀愛。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ndy108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