根據跨國保險套公司Durex在世界四十一個國家進行的調查,日本人性交的頻率全世界最低,一年才四十五次而已,連世界平均一○三次的一半都不到。



  位於排行榜上面的全是歐洲國家。光榮的第一名是希臘(一三八次);其次是克羅地亞(一三四次);第三名是塞爾維亞黑山(一二八次);下面有:第四名保加利亞(一二七次);第五名捷克、法國(一二○次);第七名英國(一一八次);第八名荷蘭、波蘭(一一五次)等。


  亞洲國家的成績都不大好。排行最高的是第三十名泰國(九十七次)。接著,第三十二名中國(九十六次);第三十四名台灣(八十八次);第三十五名越南(八十七次);第三十六名馬來西亞(八十三次);第三十七名香港(七十八次);第三十八名印尼(七十七次);第三十九名印度(七十五次);第四十名新加坡(七十三次)。這些數字都不到世界平均。但是,第四十一名日本的成績(四十五次)實在太不像話了,比其他亞洲國家都低四成以上。



  外國人,尤其是亞洲各國的人民,很多對日本人有「生性好色」的印象。實際上,日本民族對性愛非常淡薄。Durex公司每幾年進行同樣調查,日本人總是敬陪末座。這究竟是怎麼回事?二○○七年初出版的《工作和性愛之間》一書,由男性經濟學者(玄田有史,一九六四年生)和女性雜誌記者(齋藤珠理,一九五九年生)共同探討日本人性生活貧乏的原因。


  古代日本人的性愛意識相當開放,看看平安時代的小說《源氏物語》等,或江戶時代的浮世繪裡相當多的春宮畫就能知道了。直到二十世紀中,好像多數日本人還享有正常的性生活。一九八○年代,日本男性到東南亞集體嫖妓的報導使女性們憤怒;那個時候,日本男女之間的性愛活動已經開始貧乏化了。



  無性愛(sexless)現象受媒體注目是一九九○年代初。當時,一般社會認為無性愛是一種時髦的生活方式,猶如同一時期流行的純愛。九○年代後半起,少子化成了日本社會面對的最大問題之一。但還是沒有人說少子化和無性愛之間有必然的關係。反之,大家以為,無性愛或不生育都主要是人們主動選擇的結果。二○○六年六月,婦產科醫生堀口雅子在報紙上的言論帶來了大突破。她很直率地說:因不育症來診所的夫妻當中,很多就是無性愛,而且他們異口同聲地說工作太辛苦沒有力氣。



  之前專門研究青年勞動問題的玄田受了堀口醫生的啟發,開始分析職業狀況對個人性生活的影響。結果發現:工作上經驗挫折如失業的人,變成無性愛的比率很高,尤其女性容易受影響。他也發現:無性愛比率最高的是單身無業的男女,因為他們沒有途徑認識性伴侶。換句話說,無性愛並不全是個人選擇的結果,而多多少少因勞動環境而決定。雜誌記者齋藤則說:戰後迅速擴大的服務產業需要大量單身無家累的女職員,間接地剝奪了她們結婚、性交、生育的機會。她指出法國等歐洲社會重視以性愛為核心的個人生活之質,結果人民的性交頻率和出生率都比較高。



  性愛屬於私人領域,很難做客觀的研究。《工作和性愛之間》雖然是小小的一本書,但似乎打開了日本人私生活中的潘朵拉盒子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ndy108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