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對孿生弟同時進入大學考場。結果,哥哥收到了大學錄取通知書,弟弟則以兩分之差名落孫山。 



  兄弟倆長相酷似,性格各異。哥哥忠誠敦厚,弟弟活潑機靈;哥哥拙於言詞,弟弟口若懸河。



  哥哥拿著大學錄取通知書,面對貧病交加的父母默默無語,弟弟關在房裡不吃不喝,長吁短歎「天公無眼識良才」。



  愁眉不展的老爸默思了兩個通宵,終於眨巴著眼睛向大兒子開口了:「讓給弟弟去讀書吧,他天生是個讀書的料!」



  哥哥把大學錄取通知書送到弟弟手中,並在弟弟身旁說了這麼一句話:「這不是走進天堂的門票,別把太多的希望放在它的上面。」



  弟弟不解,問:「那你說這是什麼?」哥哥答:「一張吸水紙,專吸汗水的紙!」



  弟弟搖著頭,笑哥哥盡說傻話。



  開學了,弟弟背著行囊走進了大都市的高等學府。



  哥哥則讓體弱多病的老爸從鎮辦水泥廠回家養病,自己頂上,站到碎石機旁,拿起了沉重的鋼撬……。碎石機上,有斑斑血跡。這台機子上,曾有多名工人軋斷了手指。



  哥哥打走上這個崗位的第一天起,就在做一個美麗的夢。他花了3個月的時間,對機身進行了技術改造,



  既提高了碎石質量,又提高了安全係數,廠長把他調進了燒成車間。



  燒成車間灰霧彌天,不少人得了硅肺病,他同幾個技術骨幹一起,殫精竭慮,苦心鑽研,改善了車間的環保設施,廠長把他調進了科研實驗室。

在實驗室,他博覽群書,多次到名廠求經問道,反覆實驗,提煉新的化學元素,經過一次又一次的創新實驗,使水泥質量大大提高,讓廠裡創出了新的品牌產品,水泥暢銷華南幾省。



  再之後,他便成全市建材工業界的名人……。



  弟弟進入大學後,第一年還像讀書的樣子,也寫過幾封信問老爸的病;第二年,認識了一個大富人的女兒,就雙雙墜入愛河。

那女孩成了他取之不盡、用之不竭的錢包,整整兩年他沒向家中要過一分錢,卻通身脫土變洋,「帥呆了」、「酷斃了」。

進入大四後,那女孩跟他「拜拜」了,他便整個人陷入了「青春苦悶期」,泡酒吧,上網,無心讀書,考試靠作弊混得了大學畢業文憑。



  他像一隻蒼蠅飛了一個圈子又回到家鄉所在市求職,他還有那麼一點羞恥感,不願在落魄的時候回家見父母。



  經市人才中心介紹,他到一家響噹噹的建材製品公司應聘,好不容易闖過了三關,最後是在公司老總的辦公室裡答辯。



  輪到他答辯時,老總遲遲不露面,最後秘書來了,告訴他已被錄用。不過,必須先到燒成車間當工人;他感到委屈,要求一定要見老總。



  秘書遞給他一張紙條,他展開一看,上書八個大字:「欲上天堂,先下地獄。」他一抬頭,猛見哥哥走了進來,端坐在老總的椅子上。

 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ndy108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