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什麼要清淨?」

靈山寺的禪七法會正肅穆進行著,主法和尚把手中拂塵一揮,咳一聲,正要開示經文,堂下忽然傳來高亢的問話,突兀的打斷了法會,一時大眾錯愕……

 

白髯飄飄的老和尚抬眼張望,沉聲問:「誰?誰在問?」

 

嗡嗡嗡的人叢裡冒出一個少年頭,左看一看,右望一望,笑嘻嘻舉高手──只是個十二、三歲的小女孩,一頭短髮蓬鬆鬆,有模有樣披著海青,嘻嘻嘻笑,白牙亮晶晶。

 

老和尚啼笑皆非──這女孩!撒野撒到法會上來了!

 

心念電轉間,老和尚放下預備開示的文稿,招手召喚:「來!過來!」

 

那小女孩大無畏的蹦蹦跳跳上前,合十,躬身作禮。「老師父,我有天天洗澡,很清淨了,為什麼還要再清淨?」

 

坐在光影門中的老和尚一彈指,指著法壇旁邊的草地,問小女孩:「那兒有朵紅玫瑰盛開了,漂不漂亮?喜不喜歡?」

 

「真漂亮!真喜歡!」

 

「去!把它摘來吧!」

 

小女孩興沖沖跑過去,掐斷花莖,摘下。糾察師來不及阻止,一把眉頭蹙得老高老高,臉都灰了……

 

啪啪啪跑上法壇,小女孩把花遞給老和尚:「喏!給您。」

 

老和尚含笑接過,插進一只空花瓶,袍袖一揚:「這周遭還開了一大片玫瑰,要不要都摘下來?」

 

小女孩想想,苦著臉:「不要!」

 

「為什麼?」老和尚的白眉隱隱飛動。

 

「都摘了,一片光禿禿,難看!弄死這麼多花幹嘛!」

 

「花瓶只插一朵紅玫瑰,這麼少,不是更難看?」

 

托腮端詳一會兒,左看右瞄,小女孩終於搖搖頭:「不會呀!都給你摘來插滿就太貪心!」

 

「貪心,不好嗎?」

 

「不好!不乾淨!」

 

老和尚點點頭:「這就是了!心裡不貪婪,不瞋怒,不癡迷,就是清淨。你要不要心裡乾乾淨淨不骯髒不汙穢?」

 

小女孩眼睛一亮:「要啊!」

 

一朵艷紅玫瑰,把來自中國禪宗的清淨捧起,以童稚般的嫩音,喚醒燦若繁星的心情。迷時迷,悟時悟,魔界不管,佛界不收。何妨當下歸家穩坐,絕不為生死動一念!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ndy108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