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年二次基測國文科出現 《直昇機父母》與《女兒賊》

註1:《直昇機父母》(helicopter parents):「過度介入」與「過度焦慮」的父母。他們像極了直升機,在孩子上空盤旋,無時無刻守望孩子的一舉一動。

註2:《女兒賊》:劉怡君的〈女兒賊〉,刊登於中國時報副刊「浮世繪」,敘述自己每次回到娘家,總是從父母那帶回大包小包的食物,哥哥笑她是「女兒賊」,回家大吃大喝,結束還要帶東西。

,與本文意旨相通,很是貼切,所以轉載。



父母無法參加女兒婚禮而寫給女兒的一封信



女兒:

爸媽聽到你要結婚喜訊,真為你高興,遠隔千里,我們不能參加你的婚禮,不能在婚禮上獻上我們的家長致辭,這是我們內心的一點遺憾.

但你是我們的女兒,相信你能理解爸媽的一份感受.那天放下電話,我和你媽沈默了良久--
我們的孩子怎麼一下子就長大了?

後來,你媽對著鏡子淡淡地說:你看,我的白頭髮又多了,萍兒也該結婚了.
我數著你媽的白髮,那些白髮竟像許多往事,一件一件浮上心頭.

你媽提醒我:還是給女兒寫一封信吧!就算是我們送你的一份新婚禮物.

女兒,我們只是天底下最平凡的父母,我們的孩子也只是天底下最平凡的女兒,我們不奢求太多,
只是希望我的孩子踏上婚姻之路,走向人生之旅後,能滿懷感恩,一路平安在這裡給你一個我們的生活體會.

先要告訴你: 家不是一個講理的地方.

這句話聽起來,很沒有道理,但千真萬確,這句話是真理,是至理,是多少夫婦,多少家庭(包括我們家)用多少歲月,多少辛酸,多少愛恨,多少是非,多少對錯,在糾纏不清難解難分的混亂中,梳理出來的一個最後結論.
當夫婦之間開始據理力爭時,家和就要開始布上陰影.

兩人都會不自覺 地各抱一堆面目全非的歪理,敵視對方,傷害對方,最後只能兩敗俱傷,難以收場
多少夫妻,為了表面的一個〔理〕,落得負心無情.

他們不知道,家不是講理的地方,而是溫情講愛的地方..
不用計較比強.更不是算帳的地方.

那麼,何為〔家〕,家是什麼地方?女兒,我們年輕的時候,也回答不了這個問題;也像許多夫妻那樣,為一點小事爭鬧不休.

那一年為了你小叔的調動問題,我和你媽大吵了一場,甚至鬧到要離婚的地步.
只是在那個時代我們還缺乏勇氣.

直到有一天,一位老戰友在他孩子的婚禮上說:〔希望你白頭偕老,相愛永遠〕時,愛這簡短的字,像春雷響在我心頭.是的,家不是講理的地方,家該是講愛的地方.

愛一時很容易,愛一生一世卻不容易,這裡頭含許多妙處需要我們去總結和體會.
其次我們要告訴你:婚姻是個空盒子,你必須往裡面存滿東西,才能取回你要的東西;你放的愈多,得到的也就愈多.

 




在婚姻生活中,需要講藝術的地方無處不在,生氣有藝術,吵架有藝術.很多人結婚時,對婚姻有許多期盼,期盼從中可以得到富貴,藉慰,愛情,寧靜,快樂,健康, 其實婚姻開始的時候,只是一個空盒子.走到一起的兩個人,一定要養成一個習慣,去給,去愛,彼此侍奉,彼此讚賞,日後,那個空盒子才會日漸豐富起來.
空盒子最先該放的應該〔念〕,思念是一種使我們刻骨銘心的東西.它是兩個人有了肯定,有了感情,然後進而關懷,進而疼愛的一種情緒.〔思念〕是疲憊時通向家庭的一條小路,是寒冷冬夜中一股暖意,是匆忙推開家門後撲面而來家飯香 ..... 空盒子必須放進〔藝術〕,婚姻生活中的藝術 .

有一對夫婦含辛茹苦養育了五個孩子,其中之艱難,只有他們自己能體會.
一天,夫妻為了孩子的一件小事吵起來,越吵越厲害,眼看不可收拾了,妻子突然說:等一下,我要去生孩子了.

 

這句話,就是吵架的藝術.
婚姻的盒子中除了放〔思念〕和〔藝術〕外,還有許多東西,都可以放進去,這有待於你們自己去填補.
寫到這裡想到一位作家說過的一句話:

〔你們生養他,教育他,你們的責任已盡,而你們給他最好的禮物,是一對翅膀〕.
女兒,這封信,就是爸媽送給你的結婚禮物,希望你帶著我們的祝福,快樂的飛翔!

爸 媽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ndy108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