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個滿懷失望的年輕人千里迢迢來到法華寺,對住持釋園說:「我一心一意要學丹青,但至今沒有找到一個能令我心滿意足的老師。」

 



  釋園笑笑問:「你走南闖北十幾年,真沒能找到一個自己的老師嗎?」年輕人深深歎了口氣說:「許多人都是徒有虛名啊,我見過他們的畫幀,有的畫技甚至還不如我呢!」

釋園聽了,淡淡一笑說:「老僧雖然不懂丹青,但也頗愛收集一些名家精品。既然施主的畫技不比那些名家遜色,就煩請施主為老僧留下一幅墨寶吧。」說著,便吩咐一個小和尚拿了筆墨硯和一沓宣紙。



  釋園說:「老僧最大的嗜好,就是愛品茗飲茶,尤其喜愛那些造型流暢的古樸茶具。

施主可否為我畫一個茶杯和一個茶壺?」年輕人聽了,說:「這還不容易?」於是調了一硯濃墨,鋪開宣紙,寥寥數筆,就畫出一個傾斜的水壺和一個造型典雅的茶杯。

那水壺的壺嘴正徐徐吐出一脈茶水來,注入到了那茶杯中去。年輕人問釋園:「這幅畫您滿意嗎?」



  釋園微微一笑,搖了搖頭。



  釋園說:「你畫得確實不錯,只是把茶壺和茶杯放錯了位置了。應該是茶杯在上茶壺在下呀。」

年輕人聽了,笑道:「大師為何如此糊塗,哪有茶壺往杯中裡注水,而茶杯在上茶壺在下的?」



  釋園聽了,又微微一笑說:「原來你懂得這個道理啊!

你渴望自己的杯子裡能注入那些丹青高手的香茗,但你總把自己的杯子放得比那些茶壺還要高,香茗怎麼能注入你的杯子裡哩?

只有把自己放低,才能吸納別人的智慧和經驗。」



  年輕人思忖良久,終於恍然大悟。

 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ndy108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