巨蟹說:「當有了另一個選擇的時候,我怎可以放棄渴求的夢,甘於降低我的要求。」雙魚說:「只想到在擁有他熱戀的一刻,在他懷抱中死去,掌握快樂永恆?!」

《巨蟹:相愛》

其實好想坦白說出這些話,只是應如何向妳開口?!

仍然記得一大段日子,妳在我生命中佔據一個重要的位置,每日妳陪我玩樂,陪我說話,聽我每一句言語,更重要的是讓我感到平凡的人生之中,居然有另一個人在關懷我、計較我,甚至乎比她自己更重要。

雖然我從來沒去珍惜過這份感覺,但在心底我是明白的,而這份感覺漸漸堆積成一種責任。

我承認有過一刻,我告訴過自己是喜歡妳的。

但人是自私的,當我有了另一個選擇的時候,我怎可以放棄渴求的夢,甘於降低我的要求。

我希望對妳逐漸冷淡,可以冷卻妳對我的深情,但每次我這樣對妳,妳仍然肯默默陪我走,我其實知妳很痛苦,但妳卻仍然關心著我的煩惱。

我寧願妳痛恨我、怪責我,但妳沒有,妳甘心處在尷尬的三角之間,默不作聲,期待我有回頭的一天。

我知道人生中,妳是最關心我的一個人,我完全佔據妳內心每一分,妳做每一件事皆為我而做,甚至不讓它覺得刻意。

我是明白,但可不可以讓這種愛的感覺純真的延續下去,讓相互的關懷、明白替代情慾位置!?

我知道你痛苦,但我一樣痛苦。

妳可知其實我時常都想起妳,很想很想和妳再說心中最真實的話,世界上有誰會比妳更明白我、了解我?!

只是我怎可向妳訴說我與另一個女孩子感情上的煩惱呢!

為什麼不可以坦白呢!



《雙魚:別戀》

看著他的照片,一臉的笑容卻觸痛了心之深處,結果忍不住還是哭了,已經不斷提醒自己,別再為他難過、為他擔心,本來以為漸漸可以做得到,結果偶一接觸,潰不成形。

不知這是否自欺,告訴自己仍是他好友,只是再也不是可以傾訴的對象,多次對自己說不要再煩他,他已經有太多煩惱了。

他失意的時候未能開解他,或者始終未能明白他的世界,雖然曾經嘗試過,也盡力過。

有一個晚上,他在夢中出現,看見他和他所喜愛的人走在一起步入教堂,情不自禁上前擁抱祝福他,夢這時就醒了,然後就呆坐床上,茫茫不知所以,隨手拿起放在床沿與他合照的相片,就哭了起來了,是很傷心的哭,哭了整個晚上。

原來仍是介意,介意他的快樂,介意他的苦衷,介意這刻他在做什麼,讓他佔據心的全部。

有時會厭煩這種尷尬的關係,在他面前扮成瀟洒而又若無其事,豈料扮演時候更顯得失敗,好想坦白講出每一句心中話,但又如何開始?

是否大家都要保護自己的自尊?

坦白說,很多時間都在想他,想他並不好受,他會間歇出現身旁,說幾句動心的說話後,又覺得很滿足,但這又算是什麼?

和他還不是各走各的道路。

這樣是否在浪費感情,為什麼不可以做知心的朋友,為什麼不可以將留在他的心分出一點,給那些願意接受的人,何必只會躲在家中寂寞地逃避下去?

還是做不到,寧願永遠付出,永遠痛苦,也不想再掩飾真實的情感。

現在再感應不到大家的悲喜,彼此的關係逐漸模糊,互相退縮、互相躲避,見面只是互相試探、互相埋藏,他的圈子不斷向外擴闊,對他四周的人逐漸陌生,只是一個旁觀者。將來可能會另有所屬,又或會為他抱撼一生,只想到為什麼不在擁有他熱戀的一刻,在他懷抱中死去,掌握快樂永恆?!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ndy108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